screenshot-2022-06-28-130116

2022年6月的住院经过

提前预知的身体状况

6月4日晚,与楼下小伙伴约了晚饭,结束之后,准备去附近医院的急诊。

对于那个医院,是我在宁波最常去的第一个地方,不仅仅是因为近,更因为里面次序和卫生比较好,没有让我烦恼的地方。有什么不开心,就去抽个血做个MRI。

开车来到急诊,来到分诊台,了解原来胸痛是属于高优先级的急症,很顺利的开始了检查过程。

image-3476552
急诊

首先是心电图,没有异常,唯一不正常仅有平常心率在100左右。

抽血和CT检查里面有两项,一项为冠状粥样硬化、另一项为肌钙蛋白I(cTnI)结果0.22,参考区间为0.00-0.08。

image-8905566
肌钙蛋白测量

急诊医生从心内叫来了医生,等了一段时候以后,医生来到急诊,告知我得住院观察,目前指标可能会挂掉。

他讲了一些大概的结果,并坚持要求我留下来。

我拒绝了。

想着还有太多杂七杂八的事情,挂掉就挂掉吧,好烦。

最后心内科医生回去了,我让另一个医生打印了这个东西,并签了字,被告知病情严重性但还是决定自主离去的那么个东西。配了点药。

image-5303616
配的药

在心内科医生回去之前,我说,到时我会打120过来的。

120救护车抵达

6月9日下午,5pm多,胸痛异常,由内而外。

依稀印象中,和阑尾炎疼痛的由内而外差异不大,十分讨厌,无法采用简单的方法消除疼痛。十分钟后仍不能消除疼痛,决定去旁边300多米的医院。

想罢,拿起手机,快速按下1、2、0三个数字。

“帮我叫李惠利东部的急救车,我感觉胸痛不舒服,我在……”,主动把信息说完,急救呼叫中心和我确认地址后,便让我在房间等待,

要是现在嗝屁了,会有什么留恋的嘛,思考着这样的问题,我开着房间的门,以便医护人员怎么样都能找到我。

不一会儿,思考被外面120急救车的警笛声打断,应该快要到小区了,

过了对我来说比较漫长的几分钟,3个穿着深蓝色的急救人员出现在我面前。

“我还可以走”,对他们准备上来搀扶我的时候我说道,

“他们会不会觉得我小题大做?”,在电梯里,三个医护有两个扶着我,可我外表并没有异常,

到了一楼,发现他们已经在楼下放了担架,示意我躺到担架上,

“1、2”,一前一后两个人把我睡着的担架一抬,底下的轮子自动伸了起来。

很快从车后面推进了救护车内,我躺在担架上,拿起手中的手机,

打开摄像app,对着我的救护车天花板和我自己,“咔咔咔”,《第一次上救护车》。

  • image-8950491
  • img_20220609_180146-1-8211606

随着车子开动,警笛再次响起,

我把手机放在胸前,闭上眼睛,或是车的颠簸,

让我很快有了困意,

以往上海出差后回到宁波,我也总是选择大巴,颠簸的车子更容易入睡。

担架抵达抢救室

不知道睡了多久,似乎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之后被一种好像睡得很饱,睡醒的感觉醒来。

躺在一个全是冷光的房间中,围着医生,护士,还有一些好像是周围病床上的家属,看着我,

我的垂直上方,一个小护士,双手按在我的右胸上,“他醒了他醒了!”,小护士嘴里突然说道,

我并不知所以,但觉得睡醒之前很是舒服,只是睁开眼睛的几秒后让我觉得特别吵闹,胸痛感又回到了身上。

“怎么了?”,看到那么多人,我以为是做了手术完成了,可胸痛持续袭来,

“你被我们抢救回来了”,一看似医生样子男子兴奋说到,”除颤除回来了!”。

”我刚才可以安详的走了?“,我心想着,一瞬间有那么点点失落。

image-1125251
室颤

我不知道是睡着时候很舒服,还是在醒来前一刻,或是说,被电击时候?

有一时刻,感觉全身突然很暖很舒服,睡觉自然醒的那种感觉,很久没有了,

“给你做手术的10分钟就到了,在路上堵着”

“直接走绿色通道吧”,

几个周围的医生安排着接下来的手术,路过一个看似男医生,”这人醒了?“

从他们对话中,我大概猜到睡了有段时间了。我又拿起来手机,咔嚓一张,《他们说我被救活了》。

%e6%80%a5%e6%95%91%e5%ae%a4-3159568
抢救室

衣服被护士减掉,被脱了裤子,简单套上了一个看似手术服的东西,前面遮挡着,后面镂空的短袖的服装,

期间,问我要亲戚电话号码,“我自己签不行吗”,有很多东西你自己不方便,

接着过了约10多分钟,进入了一个硕大的手术室,手术室里已经有医生等着,

与其说手术室的硕大,可能因为房间中间仅有一个带着多个屏幕可以躺平的设备,周围却空空如也,没有摆放任何东西显得中间设备格外突出。

手术过程

进入手术室,便被安排到了平躺的机器上。

大概有3个男医生,2个护士,整个手术室还有小隔间,用来存放一些器具。

3个男医生,暂且后面以A、B、C来代称。

”手,翻过来,再翻过来,再翻“,B不停地在我手上涂着碘酒。

”你今天下午去逛了一圈回来了,挺幸运的啊“,A说,

”还行吧“

”你是自己打120的啊”,

“对,我之前来过,我说不行了我打120过来“,

”那个人是你啊?我记得是有那么个人,你看现在是不是很严重”,

“我打了120过来了”,

“前几天有个25岁的,救护车太远,去的时候就已经不行了”。

“你就是不相信医生……”,

“不是,我周围很多医护小伙伴,只是我最后自己做的 决- 定- ”,

说“决定”的时候,不经意的加重了语气。

“哎哟,这个决定好像还很郑重,呵呵呵”

手术过程还算顺利,找到了血管阻塞点,开始安装血管支架,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计算机”,

“千万不要让小孩碰”,A说,

“对对对,绝对不让自己小孩碰计算机了”,B和C两个开始感慨,

“现在什么最多,卡车司机和IT”,

我没太懂卡车司机这个,但好像他们有共同认识,可能是低龄化的心梗?

手术完毕,A医师把屏幕转过来,让我看说,

”之前你这根那么粗的血管直接堵住了“

“现在你看,后面的那么多分支都有了”。

“噢!那可真棒”,我说道,于是我拿起了医生还给我的手机,咔嚓 –《我心脏的血管又通了》。

image-5572757
手术室

最后准备被送往EICU,急诊ICU,A医生在手术室外叮嘱了几句目送我躺的推车转了弯。

抵达急诊EICU

出手术室后,胸痛已无,血管似乎已经被打通,

我躺在小推车上被不停地推着,直到在EICU(急诊ICU)门前停下,同行的护士按下门铃,

门打开的一瞬间,“哟,来客了呀“,场景和这样差不多,

image-1448474
7号病床

里面的一个护士拉着我的推车开心的往里面拉了进去,

我观察者里面的护士们,长得都小只,头上的头发又都盘起来,用头套遮着,戴着口罩,不看眼睛无法分辨谁是谁。

到了我病床的位置 — 7号,

“你能挪过去吗?”,推车和床并在一起的时候,

“可以。”

看似负责我床位的护士给我戴上了各种线束,接上留置针和输液器。

”你有些东西要买,你家属呢?“

”我没有家属。“,到手术做完我还是一个人没有家属到医院。

和我说话的小护士和另外两个小护士讨论了一段时间后,拿给我了一个尿壶,

”先借给你,到时候还给我们一个”

“我如果要拉屎的话?”

“拉床上”,护士看着我,

我观察周围难以动弹躺着的病患,

我能自主行动却限制我只能在床上,

要把自己的排泄物弄到自己睡的床上,

若是我真无法行动,被迫接受也无妨,

可我四肢功能完整,我不能发生这样的状况。

输液器和心电图的线相对比较短,可能ICU一般人也不会动,不需要那么长的线,

翻身或者移动不是那么方便,很怕手一甩,针被扯住甩出来。

听着负责我的护士在和其他人确认一些信息,右手腕上的压迫止血的东西,以及可达龙、肝素、等等词语。

EICU的第一晚

EICU中文叫做急诊ICU,在我理解中,区别应该不大。以下简称ICU。

以前也到过ICU,只是作为探视,固定的半小时。作为病患亲身经历也是很有意思。

晚间,护士执行了交接,一个护士带着另外一个护士走过每个负责的床位,介绍进入原因,时间,病症,以及目前状态,和可能需要后续做的事情。

刚到ICU,听着各种奇怪的名词,以及各种ml,时间。

经过观察,晚间似乎是1个护士负责4个床位。由于我基本不需要护士操作,只见护士在其他3个床位跑来跑去,主要是一个类似吸气的东西,然后emmm,懂得都懂。

ICU床上并没有铃,在我对面位置的那个人(不知道叫什么,就叫病患吧),总是会敲他的床,哒哒哒,哒哒哒,护士跑过去之后,就能立刻明白他的意思。

我想,他们应该是约定了每种不同的敲击方式,代表不同的意思。

晚上灯一直亮着,偶尔时间会关几盏,但很快因为一些东西又会打开。很少在亮光下睡着的我,睁着眼睛。由于刚做完手术以及各种在ICU挂着各种不明液体同时流入体内,也就单纯静静躺着。大约5点不到,类似护工的人员着装开始打扫卫生,发出桌子移动等各种很响的声音。

于是,第一晚就那么单纯的度过了。

当然,我也试了试那个尿壶。想到以前粉丝中有几个刚毕业的小护士(现在应该emmm),说要是我生病了在他们医院,真可惜,她们离我太远了。

EICU的几天里

不算手术出来的当天晚上,早晨就是第一天了。

早上还是不能吃东西,医生和护士分为两个队,和之前普通病房体验差不多。他们到我床位前,基本上没有特别说的东西,

“这人之前除颤来的”

“啊?这里?”

“不是,抢救室”

“哦”

感觉那些护士很怕碰到棘手的病患,例如,要是我还是随时室颤,应该会很怕仪器报警吧。

身上除了3导联的电极,还有两个大的电极分别在坐上和右下,大概是除颤用的。

日常,护士和躺在病床上的病人对话,可以理解为,

“哎哟,不要拔这个,不能拔!卧槽!说了别去摸,不然会balabala”,

“卧槽,叫你别动这里!不是,这个不是XXX,我说了不是!!你看是不是?!别动它!”

病患还会不停狡辩。

这个对话发生在我床头方向的那个区域的一个老年人,正好附近几个人聊男女朋友和资源获取问题,有个医生说这个护士叫那么响,会没形象之类的。那护士问我听她声音响吗?我……

早上是一个护士管理两个病床,ICU里一下就很多很多的小护士,她们聊着各种八卦,balabala。叽叽喳喳的,气氛挺活跃。有的私下会给某个病人称号方便提起,听到最多的好像某个“小老头”。

随着换班时间到来,她们开始介绍我的时候,会说这个人会自己动,四肢灵活,不用特别管。大概意思是对下一个护士说,你捡到宝了。但是他们每次要看我后面和侧面的裸体,还要摸一下我的屁股,

”嗯,皮肤很完整“,以至于到第二天我就抱着枕头趴着了。

期间过于无聊,其中一个看似资历有点老的护士问我,要不要看书?“我想看你们专业性的书籍”,于是我拿到了一个叫做 《重症监护速查手册(中文翻译版)》(原书第4版)的书,在睡不着的时候,看了2/3。大多的名称和理论看了一遍,以至于有的护士说“可达龙”,有的说“胺碘酮”,我就知道这是同一种东西名称不同,抗心律失常的东西。发现那本书上已经涵盖了之前他们对话里面的大部分东西,没有9,10也有8,9。

只是心电图部分,里面没有详细描述,连概念也没有过多介绍。大概只有几导联的区别。

医生和护士办公的桌子离我病床最近,ICU的那段时间基本睡着就睡着,醒来就可以balabala。

辣鸡心内病房的护士

由于进ICU的时候,帘子拿去洗了,也不让下床上洗手间,就期待着能去普通病房,这是仅仅唯一的原因我想去普通病房,要我拉屎拉床上太奇怪了,旁边还有那么多护士……。除了这个原因,其他在ICU的氛围和条件比普通病房好太多,我下床也没地方去。

两天后,生命体征还可以,就安排转到普通病房去了。

心内病房。我接触的病房的医生和分配给我的白班的护士,感觉很奇怪。那个护士(X旭静)让我签字东西,也就是刚接触我的时候,感觉她说话或是行为有一种希望炫耀但又没有太多知识基础,有的会用“道德绑架”的思维。当然,有一天因为我说脑瓜子里面血压有点高(平时240血压大脑的感觉),她没找医生反而把她平时对老头的那一套拿出来和我对话,

“你一定是pad看多了”,

“我想做个MRI或者”,我还没说完,

“别说英文,我听不懂”,这个X旭静的护士说到,

“MRI是核磁你不懂?”,

“核磁辐射比CT大”,她说。

(注:MRI为电磁辐射,在相比CT这种电离辐射,好比CT是大象,MRI是蚂蚁。通常心内病房很多是做血管支架,这种钛合金一般情况下,前3个月是不碰MRI,也算是合成的金属。可能这个护士听到很多医生都不做MRI,她自己觉得MRI是因为辐射远大于CT。)

我把概念告诉她的同事,训斥了她一番,所谓训斥指严正的纠正她这种没有科学精神随口喷的态度。可能她后面也不知道说什么,“我去找医生吧”,

哎~~~(1818黄金眼女主播慧小媛声调),去勾老头子,在我这搞什么阴间的东西。

还跟我讲,晚上不要按铃,什么要么住私人医院去,真是流批,让我住私人医院,你们护士长,科室主任,院长知道吗?

李惠利东部医院心内病房因为这个90年3月的护士,体验非常差。太做作。

还是希望这个病房相关负责人好好整顿整顿,我在病房来搞脑子的?

在普通病房的学习内容

和在ICU一样,趁着周围有这种相同专业人士的时候,多学点东西。

在这几天,把心电图12导联的基本原理,以及心脏除极、复极过程,电位变化,大致都看了一遍。对P、F、QRS、ST、T、U等大致有了初步了解。从原理上能解释,心脏某一部分的心电图不正常是因为哪一块的问题,从而分析可能导致这一不正常的原因。

image-6760679

但大多常见的异常curve都已经有了固定的解释,这一块还特别多东西。

以及心脏除了窦房结还有好几个备用起搏点位,心房的,和心室自己的,过于神奇。

目前我心电图里还是ST抬高与T的倒置,异常Q等,预期会把这块也看完,我就能看懂大部分心电图。对于我损伤的心肌部分,观察它会不会自己恢复。

弄一个12导联的设备放家里,没事往胸上一贴,然后图形就有了,接着看一眼就知道心脏咋回事了。

出院

6月17日拿了一大堆药,出院了。

每当这样的状况出现,受当时在浙传学的电视导演各种题材分析,或者是村上春树的一些文集,情不自禁就联想到另一个维度的时空上的我已经挂了,或者是现在的我已经植物人躺在病床上,而我仅在我的梦中亦或是大脑内部某一个空间内,各位看我文章的都是我大脑中虚拟构造出来的。hhhh

image-6267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