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药物Day5

食用特殊药物 Day 5

今天是服药之后的第五天,所住的地方从凌晨一点开始就停电,物业管辖的供电设施,一个叫开闭所的东西坏掉了。由于不是直接所属供电部门的设备,物业解决起来很慢,下午便来到了星巴克,给电脑和手机充电。

坐了一个下午,本不是很想写这种不开心的记录的事情,周围小孩子吵得不想看东西,记录一些从对人生非常积极到现在最近最终自己去医院配药的心路历程。

前几天拿到药的时候,发了一个朋友圈,有比较多的人表示很惊讶。为何外表如此活泼甚至看起来傲娇的人突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对于我自己来说,这内心的状况已经习以为常。没有类似经历或者对心理有足够研究,亦或是未经历世故起伏的人很难看出或者体会这样子外表下的内心思想和想法。

Replies with my wechat post
朋友圈晒了医生的初诊报告和开的药物

从小学开始,家庭争吵已经是常态。父母互相推卸责任,责怪等等。从我的理解来看,大致就是性格不合。都爱面子,都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总之是对我造成了一些影响。后果是觉得老师总是批评,家里也是,我自己给我的定义也成为我就是这样子的人了。

慢慢接受了这些现实,就好比活在被人嫌弃的圈子里。不过没有关系,至少我有我自己喜欢玩的东西,有一些兴趣爱好。当然我慢慢地发现,若是太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贬低或者胡言乱语,反应上显得很难受,很弱势,那么对方会得到内心的满足,变本加厉的更频繁做这样的行为。

因此,从小学开始,再难过再不开心的事情,不会表现在表情和行为,大抵最多发泄以同学间单挑打架的方式,小学就那么过去了。

初中互联网开始流行之后,接触了各地的外国人和大姐姐大哥哥们。对事物理解上比同龄成熟较多。行为上仍旧延续了看起来很天真,随性的方式。特别反感做样子,极端爱面子的行为。和大部分人一样,被授予荣誉和尊重是很开心的事情,很可惜这样的事情少之又少。

从高中开始,遇到不同两种观念的老师们,同时也因为学校有个外教,我以较好的英文口语与看似活泼的样子,外教很是喜欢。

High School Foreign Teacher FB Chat
2012年,工作3年偶然与外教的FB联系消息,实际上我是很想留在熟悉的环境

两种教师中,一种教师沿用了小学大部分教师的思想和观念,和家庭所有的观念相同,喜欢有相对绝对的控制欲望,符合其个人三观的学生才会被其爱戴,反之则会被作为反面教材。另一种则像当时的政教处主任,一个教英文的中年女子,能相对先进的区分“坏学生”与活跃学生。

对我所说的是,“中国教育制度不适合你”。当时大抵只是听过,觉得“噢,我也觉得”。直至慢慢成长,接触更多国内外教育制度区别,大概发现她当时所说是我的兴趣爱好,偏科等情况,而被其他老师的嫌弃。

最后,高考终于考上专科,没有去读预科,也没有出国。第一个学期,大概是和高中喜欢的那个女孩纸慢慢失去了联系,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优势。便成天对着专业书籍学习。之后便是免修,带竞赛一系列的过程。这段时间,算是非常刻苦用功的一段时期。不是仅仅因为兴趣,真正原因是没有什么特长没有值得别人称赞的东西。

ACM Classroom
2005年,单独的教室带队ACM,保卫部和教务处单独批准教学楼内通宵与不去上课的权利
晚上时常在“浩方”联机WAR3
黑板上是也是我现在手机号码
(专科)

尝到了在领跑者的甜头之后,在大学时间内更用功接触各种行业里面新出来的东西,凭着英文的优势,时常能拿出很先进的解决方案。责任心也越来越强,负责的东西多了,伴随着压力也越来越大。专科毕业前考专升本(应届)到本科继续努力。

本科教室
2007年,通信学院,网络中心,和其他负责学校各研究项目学生的教室
(本科)

大学是至今为止的巅峰时期。能带着小伙伴一起拿荣誉是很开心的事情。

临近毕业,由于接手学校的几个项目紧张,没有时间去参加校招。其实对于来学校的那些国内企业也不是很感兴趣,当时我想去的,是相对较大的外国公司。无论管理是不是国内人员。可收拾好学校东西回到家,就被母亲催促着找工作。

我挺想通过自己的能力,去联系一些公司,毕竟有过事业单位兼职,带过那么多项目,无论有没有结果,至少需要尝试,可以仍然接触专业前沿的东西。可我母亲,拿着她的同事的小孩,平时玩玩游戏,侃侃大山,描述说别人如何找不到工作,我应该如何海量投放简历。坚信所有刚毕业的,都应该先去小的公司先混一份工作,再拿着小公司的简历去其他公司。

若这样,我在学校的努力的优势,会在这几年接触不到新东西做基本工作而被慢慢淘汰。她不了解我的专业。本科也不是清华北大,后续的公司不会看学校的经历而更看重社会经历。我母亲听不进去。

在家我感觉始终被嫌弃,便没有找杭州的工作,只要是杭州以外,都可以。于是看到一个带有英文的招聘公司,也就是我第一份工作公司,我便投了简历。第二天,就接到了电话,之后去了宁波。整个毕业回到家到宁波确定工作过程大概就一个礼拜。

宁波的那家公司面试时,很是奇怪,问到,“你为什么要来宁波?”。很多人都会问这样的问题,相比杭州,我的专业在杭州更能发展。“家庭原因”,大抵都那么简单的回答他们。

父亲没有太多参与我的事情,但他的观念,在我看来无法理解。前几年,他描述对我我刚工作的态度是,“刚毕业,要吃苦”,同时提到应该毕业只租房等等。

我问,什么是“要吃苦”。答案在我理解,是能怎么贫穷怎么来,隐约感觉到他是因为当时我母亲说需要车子或者其他的东西而不愿意出资金?用来玩他喜欢的炒股却并没有盈利。可能我一辈子都搞不清他们的话里有话。

这并不说明父母没有相对其他家长优势的地方,只是精神上始终受到他们所意识不到的讽刺和折磨。

大概父母始终以小学的样子来对待我。到现在都没有变化。不是没有沟通,而是过几天沟通的结果和过程,就消失殆尽了。

很多表达的东西,没有建设性的东西,个人主义的表达,对他人的要求。形而上学。

以上,我从小不喜欢别人看到我不开心的样子。和别人在一起带来一些乐趣和开心。逐渐很多时候也被认为是有着专业技能的一根筋的想法或者是激进分子。

伪装的过于熟练,如今慢慢习惯自闭与颓废。毕业那么多年,还是未能改变或者适应周围环境,在难受的时候没有感觉安全的地方。

越来越物质的社会,周围小伙伴忙着组建好的家庭,能经常交流玩耍的小伙伴越来越少。

至于现在的药物,效果很明显,在第一天,就能感觉思考明显变少,奇奇怪怪的想法变少。同时伴随着灵感的减少。思维相对的钝化。

挺好的,不用再那么积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