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父母

很早之前,十年前以前就有过打算记录一些家庭和家长的行为思想,鉴于那时候没有到社会公认的走出社会一段时间的年纪,一般而言这种记录的内容只能自己阅读且需要花时间来书写,若旁人看到,没有类似经历的人大多会以质疑思想想法或是觉得和父母沟通不够的眼光来看待这样的文字。

家庭争吵不是从某一时期开始的,从小就有母亲摔东西扔东西,要割腕这样的事情,起因肯定是两人的矛盾。据我所知,是父亲一直说母亲教育的问题,自己并没有参与教育方面的东西。大抵参与的就是打,犯事了就打之类的。

作为两个77届的大学生,第一年恢复高考考上的学生,自然很是要面子。两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且不会妥协,大多以吵架,较为极端的方式来结束争吵。加上那个年代周围的老年人,嘴巴不停,作为他们一代的年轻人,很看重周围老年人的评价。

那时候的老年人,都有着那样那样的问题,虽然在城市里,炫耀和攀比表现尤为明显,更像现在一些农村里的老年人,特别是见不得别人好,勾心斗角。

我大抵喜欢设计和制作一些电路的东西,虽然有很强的求知欲,那时小学5,6年级之前还没有民用的169,163,没有网络,家长也不会教除了小学书本以外的东西,觉得是不务正业。作业没有做完,就要到凌晨,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会被母亲抓起头发要求继续写。那种半夜困到不行,无法继续作业,想休息一下却被逼着要求继续的精神状态,到成年以后只有几次,很困的时候写代码的那种感觉。会牵扯起小时候的记忆。

一直以来的童年,到高中毕业,没有家庭温馨解决问题的感觉。始终都是高高在上,我是你父母,你就必须听我的,不听就是和我作对。就要被打。而对待外人或者别人的小孩又是异常的客气,小学同学始终都不敢相信我母亲会用各种工具来打我。

我依稀记得有次外公去小学接我,一个女生告诉他说我拉她辫子,几个礼拜之前发生的事情。外公说:“那你抓回去嘛”。那女生觉得告状没用,就不演那么一出,这并没有助长我继续拉别人辫子的行为,反而觉得有人撑腰可以做一些自己觉得高大上别人会赞扬的东西。

然而年轻时候,说什么对于自以为高傲读死书的知识分子都没有用,赞扬的东西几乎没有,每天都是批评,联想到幼儿园,小学 与 初中以后时期,父母就像角色对调。小时候父亲是,你看别人小孩balalbala,初中以后便是母亲,你看别人balabala。但对调的过程没有表扬这一项。偶尔有的话,可能一年就2,3次。

从那时候开始,便不在乎别人的看法。行为都有利有弊,在大学后没有父母约束和管理的情况下努力快速的学习,老师也挺喜欢,拿荣誉,免修课程,带竞赛。这种也导致母亲很不爽,觉得就应该和所有人搞好关系,好比路上不认识的,都应该要微笑去花时间让别人喜欢,要是有一个人评价不好,她便觉得是我有问题。

殊不知没有家庭影响的日子,这些成绩都是靠一个人孤独的时间和努力换来的,也是为了毕业后后续的计划。

然而多年没有这种批评(挖苦讽刺),突然毕业后回到家准备开始找工作的时候,又各种袭来。我没有自己的资金,学校的项目收入和特殊岗位的勤工俭学收入大多用在最新的设备投入上。出去租房更是没有资金,我只想对每一个我喜欢的大公司,投简历,找联系人。很多公司的负责人或者管理人也会对有ACM和英文口语或者能立刻验证计算机技巧的这种专业感兴趣,但迫于每天这种压抑太难受,变投了一家几个人的小公司,至少看起来是个外企。无论如何我都会去,即便是浪费了学校那么刻苦有的成果可能可以找一个还挺大的公司试用用技术实力慢慢爬升。那是我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坐大巴离开杭州去了宁波。

而后来的了解中,我父亲觉得开始工作就是要艰苦,不要买车,不要买房,租着就行,就三个字“要艰苦”。可以感觉到就是要在贫困的环境中求生存。这种观念无法接受,可能适合于大多数平凡的人,对于思维及其开阔的,需要接触足够多的东西,利用各种资源和看得到的优势去发展。就像在学校,利用网络中心资源接触普通人不会接触的东西,与每个学院的专业较好的管理者一起玩一些东西。在社会上不是一个人瞎搞搞就能发展,是需要社交,需要群体,需要上升过程中认识不同的人和事物,这不是旧社会,一个想法,没有资金支持,一个人就能出名。自然工作久了贷款买的起车,能按揭房子。但这是效率问题,没有融资,别人有融资,2个月就把2年其他小公司要做的做好了,还有什么市场。

总之在大学生活是最努力也最开心积极向上的一段时间,可以有自己的想法,有老师的鼓励与支持,做了一些当时看起来挺疯狂后来看起来挺有意思也挺好的事情。

我始终不会后悔自己做的决定,每一刻的决定都取决于当时的认知和想法,也不会潦草的决定。

这些死读书的,就想把一个人往一个坑里放。沟通了那么多年,永远不能理解运用唯物主义辩证法的特殊性与普遍性,有且只有二元定论,并且只有“错的”和“对的”。真的是一种灾难。

至于现在,我已不想做什么决定,120-200的血压,大概也就让它在那。没精力再去拼一些东西。看多了东西,经历多了东西,又没法改变,顺其自然。能活着对于现在我的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0
0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